本文作者:admin

学问藏在树树风铃中

热心市民 3个月前 ( 07-22 ) 抢沙发
学问藏在树树风铃中摘要: 潮起潮落,晚云散绵。纵使雪花落满南山,也皤白不了求知的发。学问是天宇罅隙中的寥寥清辉,经过重山跋涉、溟水苦渡后方能窥见许许倩影;又是扶桑彻晓时的一缕金辉,无须挣脱屈曲盘旋的蒙络青蔓...



潮起潮落,晚云散绵。纵使雪花落满南山,也皤白不了求知的发。学问是天宇罅隙中的寥寥清辉,经过重山跋涉、溟水苦渡后方能窥见许许倩影;又是扶桑彻晓时的一缕金辉,无须挣脱屈曲盘旋的蒙络青蔓就可捧得满掬。它无时不在藏匿,却又无可遁形。

今年孟春时节,在即将来临的学期前,我选择进入了学校组织的写作培训班,去追寻写作的梦想。可是连续几天乌云盘桓苍穹,闷热的火舌恣意袒露,隔着窗户我都能感受到老天爷正紧锁眉头,鼻息如雷,相貌阴鸷,不怒而威。这阴沉的天气使我心生烦忧,干涸了我写作的源泉,常常是熬过几个响头笔尖才呕出几粒墨星。我向母亲倾诉了我的不满,因为再如此下去,我对于写作的兴趣就要消耗殆尽了。别说成为作家,脑中智慧的窨井都要长久闭塞了。

母亲没说什么,选了个天气稍晴的日子搭我出去散心。我一出门,率先充斥鼻翼的又是沉闷的空气和焦臭的汽油味。上了车,老天爷又不识时务地找来云翳阴沉缀满天穹,怒涛排壑般为我送行。我经不住此种压抑,连连让母亲将车开得快些。终于,空气逐渐清新,但眼前之景又不可避免地萧瑟起来:庄稼们一个个蔫头耷脑,面容枯槁;东风挟走了初生的芽孽,徒留濯濯树枝塌败不颓;连时常欢快奏乐的小溪都被饕餮般的天气喑哑了嗓音,拾不回清脆的歌。

终于,母亲在一排树前停车,招呼我下去。可一下车,我就惊愕于这奇妙的景象,内心不悦一扫而空。数不尽的黄色风铃妆成一树,在枝头蹁跹,绽放着欲燃的笑靥。微风一拂,一排排的花枝摇叶颤,微芳吐露,极细腻地如着上一袭黄裙的美人,一步两步,裙裾微摆,回眸一笑媚态尽显,芳菲四溢,真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啊。这在风中摇曳的风铃花啊,竟是如此地美丽惹人爱,与这萧瑟的郊外显得格格不入,飘飘然独立。倏忽间,我又想起了前几日未曾理解的学问——一首黄巢的诗。当时的他,刚刚不第,周遭尽是荒凉之景,而唯独脚下,是一片又一片的金菊,便落墨“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当时的唐代衰榱腐朽,一如秋天的萧瑟死寂,可黄巢不屈于此,他临着万蕊金菊,胸中浩瀚之志可见一斑,即使周围尽是破落,也仍向往光明。此时的我,面对尽显媚态的风铃花,仿若真成了黄巢,举手投足间荡涤山河,胸中大志凛然千秋。我不仅理解了学问——黄巢那使天地失色的英雄气概,更明晓了通往梦想的通衢。此时的天空,也早已全无郁沉的面庞,换来的是光风霁月、清辉曙天。

感谢这不屈于离披悲苦的风铃,这里面藏着的,不仅是古诗中的学问,也教会了我人生中的学问——不论周遭是否风雨晦暝、曦光昧暗,都要尽力绽放,为世界傅彩施朱,创造许许温存,才能擘画出最无悔的人生!

此后,我定要携着风铃与金菊那孤芳自傲的气节和黄巢那不屈于时乖运蹇的气概,在写作之路上盈科后进,行稳致远,终得树树风铃宛!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69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