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花开不只在春天

热心市民 2个月前 ( 07-27 ) 抢沙发
花开不只在春天摘要: 朱自清的《春》里提到: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儿,有的是功夫,有的是希望。不仅是人,花儿似乎也偏爱于春天,在春天里恣意舞蹈。但有的花天生傲立风雪、势必不凡。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

朱自清的《春》里提到: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儿,有的是功夫,有的是希望。不仅是人,花儿似乎也偏爱于春天,在春天里恣意舞蹈。但有的花天生傲立风雪、势必不凡。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咯吱咯吱”的声音伴随着我的脚步声响起,我不住的搓着手,捂着耳朵,又裹了裹衣服,咒骂这该死的天气。低头是白得无力的呆板的雪,抬头是苍老的披着银袍的虬枝,天地间一片肃杀的景象,除了自己的心隐隐跳动,以为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了。

倏然,有一种粉色的充满生机的粉一闪而过,我连忙退回去,踮起脚用手将树枝往下压到自己眼前,定睛一看,原来是她一一梅花!

别看疏疏淡淡,这就是梅花的品格:孤芳自赏、傲视群雄。别看颜色天真,这就是梅花的品格:低调谦虚、遗世独立。别看迎雪绽放,这就是梅花的品格:香嫩魂冷、骨骼奇绝。我赞叹梅花,春天,百花绽放争奇斗艳之时,她在一旁静观其变,蓄势待发,冷静沉着,不同流污水始终保持自身的高洁。冬天,那是多么一个令人都畏惧的季节,而她却毅然决然地绽放,开的有力量,有风度,有骨气,为过路的人增添心中马上就要熄灭的生机之光。

心里顿时油然而生一股肃然起敬之感,我好像在与神明的女儿对视。这朵花,这朵梅花,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超然,同时也暂时解脱了被尘世蒙昧的我。我缓缓将手松开,凝视着枝头,她再一次站在了顶端,超凡脱俗,摆渡世人。

这一年正好是庚子年初,在我与梅花相遇不就一场疫情就席卷九州大地。此时天空漫漫雪花依然不止。全国各地医护人员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冲向前线,国家派出军队战机配送物资,那一夜,是除夕,不知道有多少个医护人员的家庭得不到团员,他们的丈夫孩子还在家等待。这不正是梅花的人格化?顶着凛冽的疫情之风,用自己的智慧与勇气在这寒冷的凉人心的橘涂之节播种并开出希望之花。

春天的花沁人心脾,花样繁多,但并不是所有的花都开在春天。往往那些不开在春天的没有经历过融化冰雪的滋润的花开得更加有意义,不同凡响。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76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